首页 法治 资讯 关注 维权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地方

辽宁葫芦岛:一法院院长被指帮别人强抢企业3500万资产

十年前,辽宁大连市的一家企业,在法院主持下,以544万购下了一栋“抵债楼”,只因此地的房价一路上涨,于是,有个矿老板出身的人相中了此楼,接下来,这家法院便坚定地站在了这个人的一边,以法院院长为核心,想方设法帮这个人搞到手,所使用的方法还严重违法,理由不仅贻笑大方,连小孩子都能看得出其中毛病所在。这家法院就是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法院,院长名叫陈春秋。

一晃十年过去了,购房企业还是从法律上没有真正得到这处房产,而此房产现已市值3500万。那么,十年时间,这家企业缘何得不到这栋房子?这南票区的法院及院长,是通过什么手段在帮着另外一个人强抢这企业的房子呢?这个人又与这法院及院长是什么关系?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于近日赶到辽宁,对此事展开深入的调查采访。

杏花园农场:花得544万购得产权

在大连市西岗区有个胜利路欢腾街16号,这里有一处独立的七层小楼,就是这栋小楼,十年来,几家单位和一个自然人为其费尽心血并伤透了脑筋。

大连有一名为“大连益发实业集团公司”的企业,多年前,它因欠下大连陆军学院煤矿在黑龙江七台河市开的煤矿和葫芦岛市南票矿务局的债务闹上法庭,先后被七台河市新兴区人民法院和葫芦岛市南票区人民法院下达了“欠债还钱”的判决,这个“大连益发”也很情愿地将这“欢腾街16号”小楼拿出来还债,从此,由南票区人民法院一手导演的“争楼闹剧”上演了,且至今还没有收场。

下达判决后,因种种原因,七台河市新兴区人民法院委托同在一个省的辽宁省的葫芦岛市南票区人民法院来负责“合并”执行。2006年12月11日,在南票法院的主持下,大连陆军学院煤矿煤矿、南票矿务局和大连益发实业集团公司达成“三方协议”,随后,陆军学院煤矿及南票矿务局两债权人又签订协议,陆军学院煤矿获权出售抵债楼房。2007年3月15日,此房屋被大连杏花园农场购买,并支付购房款544万元。这房款中,身为国企的南票矿务局只收取了自己的148万本金,其余为陆军学院煤矿收取。到此,这起欠债还钱及杏花园农场购得的房产,按法律来讲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可是,有一个人的出现,事情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葫芦岛市南票区人民法院

枉法裁定:欢腾街16号易主

就在这家农场购得这房产没几日,一个名叫张某的人站了出来,此人在辽宁尤其阜新市这个煤都无人不晓,开矿出身,身价不菲。

这栋“欢腾街16号”小楼,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事实上,都已“名花有主”,可张某却又非得到不可,怎么办?帮他的只有法院,于是身为院长的陈春秋想出了一个主意,因为,此时的大连陆军学院煤矿已被撤销,原址变成了与这陆军学院煤矿一点关系没有的解放军某部队,法院通过关系来到这个部队,这个部队很快地出了个“情况说明”,说明的大体内容是:“原陆军学院的煤矿早已交到地方,这陆军学院煤矿无权接手和处理此债务”。这南票区法院对此“说明”如获至宝,很快,就在这杏花园农场交完购房款的半月后,南票区法院又组织了“益发实业”与矿务局两方签订了一个抵债协议,并将陆军学院煤矿排除在外。4月5日,南票法院下达了一份《民事裁定书》,将杏花园农场购买的已投资装修的抵债楼处理权裁定给了矿务局。矿务局凭借此裁定,将房屋卖给了张某。随后,在张某的要求下,南票法院给杏花园农场下达《通知》,让其停止装修,并让张某部分占有了抵债楼,就这样,张某也很顺利地得到并住进了这栋楼。张某为他这么轻易地就拿到这栋楼正沾沾自喜之时,他没有想到的是,法院这个裁定很快又被法院自己推翻了,因那份裁定本身就是个枉法裁定。

自己打脸:“枉法裁定”自行撤销

南票法院的行为让杏花园农场实在无法接受,经过与陆军学院煤矿联合向南票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并向上级辽宁省高法及最高法院进行申诉,事情有了转机,这个转机,最关键的是,原来对法院写出“证明”的那个部队,站出来证明自己“与陆军学院煤矿没一点关系,那份证明无效”,更有来自黑龙江省七台市新兴区人民法院的“陆军学院煤矿出面处理此债权完全合法”的“证明”,两年后的2009年11月份,南票区法院撤销了其于2007年4月5日作出的那份《民事裁定书》,同时重新裁定,将房屋抵债给大连陆军学院煤矿,也就是承认了最初陆军学院煤矿负责处理这栋楼是合法的,也就意味着当年杏花园农场与其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房屋的另一个买受者张某与矿务局签订的买卖合同无效,到此,张某似乎成了这一房多卖的受害者。

对这样的结果,张某是不能甘心的,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拒绝从所占有的房屋内搬出,如果搬出得有个条件,那就是向杏花园要钱,他当时说的十分明白:“我花了这么多钱,费了这么大劲,啥也得不到是不行的”,于是提出了高额的赔偿。本来,这一结果是因南票区法院的错误裁定而导致,如果谈赔偿,理应是南票区法院,可是,让这杏花园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却直截了当地要求兴花园拿钱,原因竟然是“这房子价都翻好几番了”。近五年的折腾,杏花园也实在觉得累了,为尽早息事宁人, 2010年1月,杏花园农场将300万元交到南票法院,作为给张某所谓损失一次性的补偿,这样,杏花园农场的购房款一下子变成了844万元。这之后,南票法院下达了一份《通知书》,确认了杏花园农场购楼的合法性,以及楼房所有权归杏花园农场所有。到此,似乎一切全恢复到最初,这杏花园农场该完事大吉了,可是,事实并没有结束,这家法院做出来的、让杏花园农场没有想到且人听人笑的事,还在后面。

儿戏法律:房产至今还在被法院查封

经过一系列的波折,杏花园农场终于完成了“我买的房子归我所有”的证明。当时的一起欠债还钱的简单案件,也本应就此画上了句号,然而,由此引发的后续事件,却远远没有结束。

在着手装修中,杏花园农场想将房屋过户到自己的名下,但在办理时遇到的事,让这个杏花园农场彻底惊呆了。

大连市房地产交易中心的信息显示,南票法院分别于2012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持续查封了这“欢腾街16号”, 查封期限至2019年11月,查封理由为“本案存在争议”。而南票区法院在向葫芦岛中院和省高院申请续封手续时的续封理由却是“因债务人未按生效判决书履行债务。”上述两个查封理由不仅自相矛盾,“债务人不履行债务”这个理由更是纯属虚构。

为此事,记者几次来到这家法院进行采访,但是,对方都以种种理由拒绝了。

南票法院下达的查封和续封裁定

记者手记:这家法院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采访完此事,记者心存太多不解,身为辽宁省一个地级市下属的法院,缘何能做出如此的荒唐事来,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纵 观杏花园农场这十年来的遭遇,国家的法律,在这个葫芦岛地区,不仅成了一纸空文,反而却成了法官为自己获利的工具。

先说说这个案件本身,所有涉及到的“债务人”、“债权人”及购此房者,三家早就没有了任何争议,只因出了张某这个人,才使得这南票法院这样的玩弄法律,于是记者在想,这法院的法官们,得到这当事人多大的好处,才使他们这样去做呢?这样做就没有想到会玩火自焚吗?

再说说这个法院的院长陈春秋,他已在这家法院当了十几年的院长,且现在还在任,杏花园农场的遭遇可以说是他一手炮制的,于是记者又在想,他与这个张某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者得到了人家的多少好处?不然,他怎么会这样的“卖力”?这样做,就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个去处?

目前这栋楼还在被查封着,可查封的理由竟然敢编成“因债务人未按生效判决书履行债务”,试想一下,债务人未按生效判决书履行债务,那这栋“欢腾街16号”是哪来的?没有这个“欢腾街16号”,会发生这些故事吗?这个连小孩子都能明白的事,怎么这个南票区法院就能写到公文中层层上报,并且还得到上级法院的多次“同意”的批复,简直是可笑之极。看来,针对这件事,不仅仅这南票区法院,它上级法院也是个“糊涂虫”,这也难怪这南票区法院能这么大胆。

杏花园农场方面说,因南票区法院的违法裁决及幕后操纵,他们在这十一年间,参照同地段写字间租金标准,此楼房因闲置损失已高达3000余万元,且该损失仍在以每天近万元地增长着。如按原设计功能为餐饮、洗浴、写字间与客房的经营收入计算,拖延营业十个年头,影响收入会达到6300多万元,利润2500多万元。不管企业这笔帐算的对错与否,但是,记者认为,损失肯定是有的,且不会是个小数。

国家领导人天天在讲,中国要走上法制社会,这法制社会首先这执法者得按法行事,可是,在这件事上看,这南票区,这葫芦岛市,还有法制可言吗?

这家法院这样推销自己:严格适用法律,依法正确履行审判职责,依法开展民商事审判工作,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这家法院还获得过众多荣誉,如被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三零”竞赛优胜单位;被省法院评为档案管理省特级单位,被葫芦岛市委、市政府命名为“精神文明标兵单位”;19人次荣获上级法院三等功, 20余人次荣获上级命名、授予的各类先进。

看了这些,记者都觉得有些脸红,这么多获得上级三等功的法官们,肯定会有这在这位的、当了十几年院长的陈春秋。

杏花园农场还在为自己的权利抗争着,会有什么结果?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记者不得而知,记者只希望,这样的事,在辽宁省,在葫芦岛市别再发生。

记者魏民文并摄影
    辽宁葫芦岛:一法院院长被指帮别人强抢企业3500万资产_百观网-百姓观察网  http://www.baiguanw.cn/sh/20170905/128245.html

责任编辑:采编部

最火资讯

首页 | 法治 | 资讯 | 关注 | 维权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娱乐 | 地方

Copyright © 2016-2017 当代头条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3042691087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05035615号

电脑版 | 移动版